load.jpg

春风吹,疾病起,气管堵塞要防好!

作者:鸡病专题   来源:网络原创   时间:2018-04-18 14:11  点击:   251次

搜牧·中国禽病网讯,春风吹,疾病起,气管堵塞要防好!

    最近接到最多的病例就是有关呼吸道的问题,其中有不少是这样的症状:张口伸脖子喘气,呼吸困难、剖检的时候可以发现气管和支气管中有黄色的干酪样物质,同时可以看到气囊上有黄白色的渗出物,严重的还会有包心包肝。


  气管、支气管栓塞难治的原因


  1、病原复杂:


  大多数情况下支气管栓塞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疾病,而是全身性感染的一个症状。细菌、病毒、支原体的感染以及饲养管理不到位等都可造成鸡支气管栓塞的出现。


  2、鸡舍环境较差的鸡群多发:


  有的养殖户不注重鸡舍和鸡场的环境卫生,导致养殖场病原菌数量增加,而易引发该病。还有的鸡群由于饲养密度过大,通风差,鸡舍内有害气体浓度过高,严重的损害鸡的呼吸道黏膜,导致鸡群发生呼吸道病,进而发生支气管栓塞并发肺栓塞。


  3、选择治疗药物困难:


  由于鸡气囊壁很薄,血管极少,很多药物在气囊内很难达到有效地浓度,使得气囊炎在临床上难以治疗,久而久之,导致肺炎的发生等。


  4、鸡呼吸系统特殊的生理结构:


  鸡的上呼吸道、肺脏、气囊、骨骼相互连通的结构特点,使机体形成一个半开放的系统,空气中的病原微生物,很容易通过上呼吸道感染造成全身感染,由于鸡没有膈肌,胸腔、腹腔紧密相连,消化道发生疾病后也很容易造成气囊得感染,如果不及时用药控制就会造成败血症全身感染甚至肺炎、支气管栓塞等,这也是造成肉鸡肺炎、支气管栓塞多发的主要原因。


  致病原因


  1、个别病毒性疾病感染所致,如流感H7型或H9型与其他细菌性疾病混合感染导致,同时注意冠状病毒的混合感染。


  2、细菌因素所致,如大肠杆菌病与衣原体病或支原体病的混合感染导致。


  3、机体患免疫抑制性疾病:如传染性法氏囊病、呼肠孤病毒病、马立克氏病、传染性贫血等都能引起家禽免疫抑制,导致免疫力低下,增加疾病感染风险,染病后治疗难度大。


  4、霉菌性肺炎:一年四季均可发生,尤以夏、秋季节高发,这主要与饲料中玉米、豆粕等原料发生霉变有关。


  5、真菌感染:在空气中、水中、饲料中都有真菌的孢子存在,如管理不到位,鸡群就会感染发病。


  6、应激因素:应激因素笔者将其分为两种:一种是指接种疫苗时产生的疫苗应激反应。一般多发生在首免或二免后,鸡群容易出现咳嗽、甩鼻、呼噜的症状,如不能及时治疗,很快引发气囊炎,管理稍疏忽就会造成支气管栓塞并发肺栓塞。而另一种是冷热应激。


  有因春、夏、秋、冬季节交替时,昼夜温差普遍超过15℃,温差过大、鸡舍温度突然降低,或者鸡舍内温度不匀,有温差或温度死角,扩群没提前预温引发。也有因春季刮风多,风大。鸡舍密闭不严出现贼风,或突然刮风,直吹鸡体导致。还有因环境过于干燥,舍内灰尘过多,刺激鸡呼吸道黏膜导致发病。


  临床症状


  鸡群突然发病,临床常无明显症状,传播快,一般1~2天可迅速波及全群,死亡率高,从出现死亡开始每日翻倍增长,日死亡率高达10%左右。


  发病初期表现轻微的呼吸道症状,病鸡“吭吭”甩鼻,流清鼻液,眼睑变长,眼圈内有泡沫,之后出现呼噜,咳嗽,张口伸脖喘、“呴呴”怪叫的症状;鸡群采食量严重下降、羽毛蓬乱、缩头闭眼,个别鸡排黄绿色稀便,最后出现支气管栓塞并发肺栓塞,窒息而亡。死亡鸡只多为中上等个体并且大部分都肚皮朝上,两腿蜷曲。


  病理变化


  病鸡鼻腔黏膜潮红,腔内有黏液,支气管、细支气管充血、出血,内有黏液。


  剖开气管或支气管后可见栓塞物,严重的延伸到肺内形成树枝状的堵塞,气囊浑浊,胸气囊、腹气囊有黄白色泡沫样分泌物;


  严重的包心包肝,肺脏瘀血水肿明显,肺内细支气管有黄白色纤维素样分泌物,形成肺内支气管栓塞,病程稍长者有心包炎、肝周炎、气囊炎等全身败血症,腺胃乳头糜烂,肾脏红肿,有明显的针尖大小的出血点,输尿管内有尿酸盐沉积。


  本病典型病变是在气管、支气管内形成黄白色的栓塞物,严重的延伸到肺内细支气管,这也是造成鸡高死亡的主要原因。


  防控及治疗思路


  1、防控见解


  (1)疫苗免疫:建议雏鸡7日龄时免疫接种传染性支气管炎疫苗(最好是含有类491毒株的)。对于流感H9型的疫苗免疫,建议根据抗体监测结果,决定是否需要注射该疫苗。


  (2)饲养管理因素:加强饲养管理,定期消毒,降低饲养密度,减少应激,供给优质饲料,同时添加多维及保健类中药以提高机体免疫力,增加抗病力,尽量减少发病诱因,降低发病几率。特别是要控制好通风,保证鸡舍空气环境的清新。


  2、防控原则


  (1)急则治标,缓则治本。联合用药标本兼治,快速高效。


  (2)用药原则是早期控制炎症渗出,中期促进干酪物溶解,后期扩张支气管,溶解栓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