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jg.jpg

鸡蛋企业“妙用”金融工具化解市场风险

作者:中国禽病网   来源:网络原创   时间:2018-07-11 11:09:28  点击:   559次

上游——蛋鸡养殖企业“痛苦挣扎”

四川省绿科禽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绿科)是四川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是集蛋鸡产品产、供、加、销于一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其公司总经理张颖从事养鸡行业二十载。据张颖介绍,鸡蛋产业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蛋鸡主要是靠小规模养殖户来供给市场需求,那个阶段物质匮乏,蛋鸡养殖也是刚刚起步,养殖利润很可观;上世纪90年代,国家倡导“专业户”,使得小规模养殖户遍地开花,随着社会财富的增长,对鸡蛋的需求也急剧上升,当时养鸡是暴利;2000年以后,随着外来资本的进入,市场开始追求养殖的科学化和规模化,到了2012年,整个蛋鸡养殖行业产能开始表现出过剩的状态。

 “目前根据蛋鸡养殖规模可以将养殖户和养殖企业大概分三个不同的层级,一是超大型的规模化鸡场;二是中型的规模化鸡场;三是小规模养殖户。”张颖说,现在养殖两三千只鸡的养殖户几乎没有了,小规模养殖户都定位在1万只左右,占比约60%;中型规模化鸡场的养殖规模在10万只到20万只之间,占比约20%;养殖规模为50万只以上的大型鸡场占比约20%。大型规模化养鸡场群体数量小,但承担了较大的养殖量。从2015年年底开始,整个蛋鸡养殖产业均处于亏损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蛋鸡养殖的规模化程度却越来越高。

山西晋龙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西晋龙)总裁杨学勤同样表示,现在一两千只鸡的养殖户在减少,1万只鸡以上的养殖户数量在增加,有一部分管理不好的养殖户,由于亏损被市场淘汰,而管理好的养殖户,养殖规模逐步扩大,从三五千只鸡扩张到养殖1万多只鸡。由于小户退出,大户发展壮大,养殖户的数量在逐步下降。创建于1988年的山西晋龙集团位于山西省稷山县,拥有6个蛋鸡养殖公司,是一个集饲料生产、蛋鸡养殖、蛋品加工于一体的纵向一条龙企业。2017年3月24日,集团下属的山西晋龙养殖股份有限公司被大商所设为鸡蛋非基准交割厂库。

“在养殖板块,我们共有6个养殖场,现在的存栏量是800万只蛋鸡,其中在产蛋鸡600万只。”杨学勤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未来蛋鸡养殖只能靠良好的管理保持微盈利的状态,去年1—7月份行业严重亏损,8月份开始收支基本持平或者略有盈利,今年3月份至今,行业基本处于盈亏平衡状态。杨学勤认为,今年7月下旬开始鸡蛋价格可能会小幅上涨,年底会更高一点,大概会在4元/斤左右。“基本上每年都是这个规律,上半年价格低,下半年价格高,蛋鸡养殖利润不高,明年应该仍是微利,而且微利状态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张颖与杨学勤有着相似的感受。“近10年来,我明显感到整个行业利润都处在盈亏平衡点附近。”张颖说,从事这个群体的人缺少其他技能,单纯依靠养鸡,所以有盈利便开始释放产能,产能增加后行业利润便会回落,这使得鸡蛋价格长期在企业盈亏平衡点附近振荡。

近期,蛋鸡养殖企业开始担心中美贸易战可能对产业发展产生影响。张颖表示,中美贸易战对整个畜禽养殖都将带来较大的打击。中国大豆84%依靠进口,而大豆压榨的产品——豆粕又是畜禽养殖的主要原料,所以今年大豆市场表现的不稳定性和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导致养殖企业生产成本增加。“现在每斤鸡蛋养殖成本较去年约增长4毛钱,增幅约15%。”张颖告诉记者,今年国内玉米价格出现上升态势,因为中美贸易战,豆粕价格也出现上涨,而养殖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已经确定,虽然养殖成本上升,但鸡蛋价格却可能出现下跌,企业亏损可能会很严重,这是个“痛苦挣扎”的过程。

下游——鸡蛋加工企业被市场“牵着鼻子走”

苏州欧福蛋业(下称欧福蛋业)是此次调研的一家蛋品加工企业。据了解,欧福蛋业是丹麦著名蛋制品集团SANOVO EGG GROUP在中国的成员企业。“我们公司主要做蛋品加工,产品包括蛋液、蛋粉、预制蛋制品和功能性蛋制品等。”欧福蛋业采购总监韩太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欧福蛋业的主要原料为鲜鸡蛋,现有用量平均每月4000吨左右,由于外资公司在国内从事农产品生产、销售面临一些制约,公司不适合自己建设蛋鸡养殖场,目前主要供应模式为协议养殖场合作供应,随行就市定价,因此会面临鸡蛋价格变动频繁导致某一时段采购成本过高的问题。

 “我们加工企业希望鸡蛋价格在基准线上小幅波动。” 韩太鑫举例说,去年上半年鸡蛋价格很低,从表面上看加工企业买到了低价鸡蛋,但是企业的客户也看到了下降的鸡蛋价格,企业产品的销售价格也会降低。这些产品的售价一旦降下来,加工企业后期再要求加价就比较麻烦,特别是下半年蛋价快速反弹,而下游加工产品的价格却很难立刻上调。可以说,去年大幅波动的市场行情对整个行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杀伤”。他认为,去年下半年鸡蛋价格大幅反弹,又刺激了养殖户的补栏热情,使得当时鸡苗价格上涨到三四块钱一只。“我们很担心明年鸡蛋价格又会迎来一波低价潮。”

 对于中美贸易战,韩太鑫认为短期内对鸡蛋加工企业的影响还不明显,因为鸡蛋价格是市场供需形成的,与蛋鸡存栏量的高低关系密切,短期内鸡蛋产能是稳定的,即使养殖成本上升,养殖户亏钱也仍然需要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定价卖蛋。“中美贸易战虽然提高了豆粕、玉米的成本,但至少在一年以内对鸡蛋售价的影响不会有太大的冲击。长期看,可能会推高国内鸡蛋的价格。”

“用活”金融工具,养殖企业提高市场竞争力

在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状态下,养殖户和养殖企业都在积极寻求出路。除了跟着国家政策要求和支持开展养殖,还有一些养殖企业走在行业前沿,通过运用金融工具规避风险,在减少亏损的同时,进一步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四川绿科同样受到这方面的困扰。张颖坦言,2013年鸡蛋期货上市时,他还不懂什么叫期货,直到2015年一个调研团来调研他们企业时,他才了解鸡蛋期货。身为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应用电子专业的毕业生,张颖学习能力很强,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对金融风险管理工具运用自如,透彻地“用活”了金融工具。

“鸡蛋期货是个很好的风险管理工具。”张颖为我们介绍了2017年蛋价大涨大跌时,他们企业是如何通过利用鸡蛋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进行合理资源配置的。“2016年下半年,我通过查看鸡蛋期货合约盘面价格,预测2017年上半年行业将出现巨亏,便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压缩产能,到2017年年初时,企业产能已经压缩至三分之一,我们再将企业所剩的产能通过鸡蛋期货市场高价卖出,锁定利润。”张颖说,通过提前布局,在2017年上半年行业整体巨亏的时期,四川绿科的损失并不严重。同时,在行业因巨亏而产能加速淘汰的时候,张颖开始努力地培养后备鸡,到当年下半年蛋价好转的时候,企业的产能已恢复到了90%。“如果在下半年才开始补栏,就赶不上当时的蛋价好行情,而通过参考期货价格,企业就能够合理有效地配置资源,减少市场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冲击,也正因为有效利用了期货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我们在2017年鸡蛋价格大涨大跌中保持着较稳定的现货经营。”张颖表示。

张颖还举了一个期货套保的案例,在2017年11月时,鸡蛋期、现货价格都较高,当时考虑2018年2月份春节后属于季节性价格下滑期,鸡蛋价格将较低,企业便提前在期货市场上卖出了次年2月的合约540手,并于2018年1月底平仓,“最后虽然现货亏损了一些,但是期货盘面的盈利弥补了这部分现货亏损。”四川绿科的期货操作十分灵活,不仅利用期货市场“卖鸡蛋”,还会运用期货补充自有产能。“并非养殖企业就一定只能‘卖期货’。”张颖说,企业可以根据现货产量在期货市场卖出,也可以在市场需求较大、自身产量不足时通过买期货补充部分产能。“例如,去年下半年四川绿科产能恢复至80%—90%,仍有10%—20%的产能未恢复。由于行业上半年淘汰产能过多,下半年市场需求相对较高,预计蛋价将反弹,而企业无法立即全部恢复产能,便买入鸡蛋期货作为自身产能的补充。“我们无论是做期货,还是买保险或场外期权,都坚持一个理念,即结合自身的产能,真正做到期现结合,绝不参与投机。”张颖认真的说。四川绿科运用金融工具管理风险“花样繁多”,且能“用活”“用透”金融工具。“尽管整个市场行情表现不好,但我们通过对金融工具进行多层次、多样化的应用,实现了价格风险的有效对冲,可以用一个市场的盈利来弥补另一市场的亏损。”张颖表示。

助力产业稳健发展

除了直接参与期货市场外,张颖还在去年下半年参与了鸡蛋的场外期权项目。2017年八九月份,蛋价经历了一波下跌,鸡蛋期货1712合约价格从4460元/500千克跌至3816元/500千克,减去包装、运输、仓储等杂费,已经跌至成本线附近。十一假期后,企业判断后期产蛋量无法满足需求,蛋价有回升需求等因素,进行了买入保值,分两次买入总量为1000吨、期限为2个月的看涨期权。之后蛋价经历一波上涨,场外期权12月底到期后,企业又对蛋价下跌进行保值,买入总量为500吨、期限为2个月的看跌期权。2018年1月,为对期货上持有的空单进行保险,企业买入总量为500吨、期限为1个月的看涨期权。经过上述4笔场外期权交易,企业共支付期权费52.9万元,获得赔付80.52万元。四川绿科利用场外期权工具不仅很好地规避了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还帮助企业获得了更多的收益。

对于能用的金融创新工具,四川绿科一样也不落下,该企业还通过“保险+期货”模式,对自有产能保险。在去年年底,通过“保险+期货”,企业当时一共参保鸡蛋4050吨,保价为4.3元/斤,期限三个月,虽然保费花费162万元,但最终实现赔付286万元,扣除保费成本,实际净收益120多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四川绿科在自己利用期货稳定经营的同时,还积极支持当地扶贫攻坚工作,带动当地44户贫困户进行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蛋鸡养殖,在南充市仪陇县新政镇安溪潮村组建安溪潮合作社,避免农户自主养殖的风险。通过四川绿科带头组织,该合作社2017年参与了鸡蛋“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承保鸡蛋规模3600吨,成为四川省落地的首个“保险+期货”项目。最终华西期货进行了保底赔付,对未能行权的场外期权最高赔付给合作社15万元。这样,合作社除现货销售收入外,还增加收入15万元。

 积极运用期货、场外期权等工具避险增益的当然远不止四川绿科一家企业,山西晋龙和欧福蛋业在利用金融工具管理风险上也各有一套。为了进一步扩大与下游消费企业的销蛋规模,2017年10月,山西晋龙与欧福蛋业签订封顶价格的销售合同,约定2018年1月18日前以不超过约定的价格向欧福蛋业售卖鸡蛋,数量1500吨。山西晋龙认为,在合同期间蛋价上涨可能性大,希望能与下游签订合约扩大销售规模同时获得蛋价上涨的既有盈利。为此,山西晋龙在签订合同时购买了美式看涨期权对冲风险。

 2017年11月山西晋龙完成该笔期权交易,期权端获得净利润16.8万元。杨学勤认为,期权套保与传统期货套保相比,不仅能提前控制成本还能保持既有盈利,虽然需要花费权利金,但是企业认为从管理上可以更好控制,特别是在期现基差不稳定的情况下,利用期权套保相比期货在极端行情条件下更具有优势。值得一提的是,鸡蛋期货自去年3月份开始实行全月每日选择交割和车板交割等新制度以来,不仅鸡蛋期货与现货的价格拟合度大幅提升,产业客户在近月合约上的参与度也稳步增长,鸡蛋期货成为国内首个全合约活跃的农产品期货品种。“鸡蛋期货交割新规更方便产业客户灵活操作,特别是促进了近月合约交易量的增加,也使得期现结合的更为紧密。可以说,期货合约的不断完善有效促进了鸡蛋期货功能的充分发挥。”杨学勤说。

免责声名:本站(中国禽病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的分享、摘录,如果文章、图片、视频等信息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热卖产品

5a24cb6c8b405.gif

5a223b9795ab4.gif

5a224b343b6f7.gif

5a2250daa7e09.gif